周宏騏:可持續的好生意要求企業要有主營業務

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、轉型教練與天使投資人周宏騏

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、轉型教練與天使投資人周宏騏

  新浪財經訊 由《中國企業家》雜志社、木蘭匯公益基金會聯合主辦的全球木蘭論壇暨2019(第十一屆)中國商界木蘭年會于4月13日在北京召開,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、轉型教練與天使投資人周宏騏出席并演講。

  “我們不喜歡一門很火的生意,我們喜歡一門可持續的好生意。”周宏騏說,一個好生意不一定會是火生意,一個火生意也不一定要變成長期很火的生意,他指出,一個好生意能持續變成一個好生意,而且能做10年、20年,符合一個趨勢,就是很好的了。

  那么企業最重要要有一個主營業務,這個主營業務是不是很性感,主營業務的產品和服務不能太差,其他最好在風口。

  以下為演講實錄:

  周宏騏:大家下午好。

  最后一個環節,我想何社長邀請我來講怎么拆解好生意,我也剛剛聽了幾位朋友分享,我今天并沒有準備PPT,為什么?因為我想用聲音能夠講一些怎么粗一點的顆粒,中一點的顆粒,細一點的顆粒,在30分鐘內聊一聊我對這件事情的看法。

  一開始我先簡單說一個事情。我當年念商學院MBA的時候,一直對Business school這個詞不是很了解,因為有一些也是商學院,叫管理學院,或者叫經管學院。我來思考一下什么是Business。想問各位朋友會翻譯成什么?大部分的朋友會翻譯成商業。我問你一件事情,Doing Business你會翻譯成什么?中國人聽不懂商業這兩個字,我們中國人聽得懂Doing Business是叫生意。所以商學院是教大家做生意的。那么Running Business叫經商,也就是經營一個生意。我要跟各位說一點,不管一個公司做得多大,多現代,用AI,用區塊鏈,本質還是做生意。

  生意有三種,不同的屬性。像幾位不同的朋友聊的時候,有人的生意是做買賣的,一錘子、一錘子的,有人是做貿易的,搞的平臺把兩頭兜起來,這叫貿易。有人的生意是做企業,會不斷的研發,最終產品的技術含金量上面是有競爭的。但是不管怎么說,中國人講到做生意,都是覺得說是不是小本生意,路邊攤,賣包子饅頭,不是的。我們現在聊一聊我對生意的不同看法。

  我自己也做投資,第一職業是教授,去年拜訪了298家做生意的企業,得出來第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,不談別的,一個企業最重要要有一個主營業務,這個主營業務是不是很性感,主營業務的產品和服務不能太差,其他最好在風口。但是我想說一點,主營業務要符合三樣,我們先講粗顆粒,什么叫拆解一門好生意。我先表達我的基本態度,一個好生意不一定會是火生意,一個火生意也不一定要變成長期很火的生意,我不認為是這樣的。我認為一個好生意能持續變成一個好生意,而且能做10年、20年,符合一個趨勢,我覺得就是很好的了,不一定要井噴做得多了不起,突然之間垮下來沒什么意思。為什么?因為員工跟著你,你有社會責任,拼命井噴,最后拔苗助長之后不是很健康,這是第一個我的態度。

  顆粒度粗一點看好生意有三個指標。第一個指標,我要特別跟各位說一點,有沒有概念性。什么意思?什么叫概念性?一個創始人上臺,第一件事,一句話就講明白,我覺得舊社會怎么樣,我創立一個新公司怎么樣打破舊社會,得講明白。剛剛丹丹講的時候,用數據驅動來打破舊社會。剛剛張泉靈總講的時候用了效率打破兒童教育做的不好,但是一定要穿透能不能說得清楚,跟過去有什么不一樣。

  我舉個例子。我去年調研了一個公司,去年12月的時候,是中原地產,這是2006年到2008年在賣二手房、一手房的領導企業,是中介公司。我問各位一件事情,你同不同意每一個世代友領導型的企業,今天2016年到2018年你會想到哪家公司,你會想到鏈家。能不能一句話講清楚這兩家公司有什么不一樣。我研究這個,我研究商業迭代,你要講出概念是什么。我講三點。一,過去中原一個人陪你看200套房,現在鏈家有了APP,上面是短視頻,你很快挑到自己喜歡的房,這是最大的不同,因為用了移動互聯網的技術。第二,你可以思考一件事情,中原服務的客戶大部分是60、70年的客戶,而鏈家是80年、90后,更在乎服務的細節和KPI的閉環。第三,中原不會涉及到交易,中原在深圳15年干了500家,而鏈家3年干了500家,這兩家是不同的,這是粗顆粒的第一個方向。

文章來源:新金融投資資訊網
版權鏈接:周宏騏:可持續的好生意要求企業要有主營業務
版權聲明:若非注明,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!
插圖版權: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,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!
正文到此結束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