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會所嫖娼的,也配叫著名天使投資人?

去會所嫖娼的,也配叫著名天使投資人?

1

王小波在《黃金時代》里開篇就說:

大家都認為,結了婚的女人不偷漢,就該面色黝黑,乳房下垂;而你臉不黑而且白,乳房不下垂而且高聳,所以你是破鞋。假如你不想當破鞋,就要把臉弄黑,把乳房弄下垂,以后別人就不說你是破鞋。別人沒有義務先弄明白你是否偷漢再決定是否管你叫破鞋。你倒有義務叫別人無法叫你破鞋。

所以只要是正值當打之年,跟“著名”沾點邊的投資人,從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都在朋友圈里扎堆報平安以示清白。

可憐徐小平老師這么大歲數,今年剛過完六十大壽,是女人早該面色黝黑,乳房下垂了。居然被懷疑得最厲害,別人報個朋友圈平安就完了。他還要到微博上報平安,然后還要上門戶網站,上新京報去報平安。

搞得前天蘇聯解體二十五年紀念,昨天毛主席誕辰123周年,還比不上一個“正處級”的天使投資人有沒有嫖娼的話題熱度高,真是豈有此理,豈有此理?

如果時光流轉回到蘇聯剛解體的25年前,徐小平老師去會所還有一點可能。當時他還是中年危機尚未到來的精壯青年。

如今一口純正英音,眼光中閃爍著智慧火花的雅思托福名師,哪個沒有迷妹投懷送抱。更何況做了這么多激勵人心的演講,編了這么多甘為人梯的教材的徐小平老師啊。

徐老師年輕時沒趕上好時候,老來卻要替別人背這個鍋。

難道真如 Charles 薛 所說,人到六十吶,終有一難,曰嫖娼被捉。

Charles 被捉的時候,消費的對象是樓鳳,價格也遠不到保利國際俱樂部的最低消費3500水平。只能說老一輩著名天使投資人都是很節儉的,不去聲色犬馬的場所,微服私訪,體察民情,能和人民群眾打成一片。

現在爭強好勝的年輕一輩的著名天使投資人,哪里有這樣的高風亮節?

不在望京幽靜的別墅和一線女星做紅顏知己,不在百子灣向小鳥依人的藝術專業女大學生傳授人生經驗,不對著光鮮靚麗又聰明上進的女創業者說我考慮投資你,竟然跑到常年堵車,到處是朝陽群眾的東直門南大街和自己的投資經理一起雨露均沾。

實在是跌份兒!

2

銅鑼灣的陳浩南說,9點鐘來掃黃打非的條子,那都是自家人,外面的兄弟記得要叫阿Sir,里面的姐妹們要給阿Sir免單。

保利俱樂部旁邊的小販說,9點多來了一圈警車,把劇院都圍上了。

保利俱樂部是幾點上班呢?

有人家官網的招聘啟事為證,上班時間是晚上21點到24點。有女記者曾經偽裝成女學生應聘保利俱樂部,也是被要求8點鐘之前到公司就行。

昨天北京的霧霾這么大,從CBD過來必走的工體北路這么堵,老板們只會來得更晚。所以9點鐘警察叔叔去查封保利劇院的時候,齊逼小短裙最多只來得及給客人們上個果盤。

去會所嫖娼的,也配叫著名天使投資人?

什么衣衫不整,反抗激烈,什么叫 Daniel 的著名投資人,什么投過某著名手游的 Matthew,滿地街都知道的女屌絲網紅。

騙誰呢?

至于那張假得不能再假的名單,我就不逐條反駁了,畢竟“無中生有的謠言,你跟著重復一遍,你也有責任吧”。

但是我還想說,這個文案顯示出造謠者的互聯網行業詞匯量僅局限于VC、APP、“互聯網金融”、“共享經濟”、“門戶網站”。

我說現在能陪著投資人一起嫖娼的媒體人,還有在門戶網站干活的嗎?

3

但是,造謠這個事情啊,犯罪情節比較輕微,一般我們也就免于刑罰、不予追究。

畢竟嫖娼這種事情,是男人都會犯的錯誤,是很容易被坐實的。吃瓜群眾還是要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。

所以我也來模仿這次的謠言再造幾個謠言。

比如某剛成立一周年,立志要顛覆傳統VC,事事要向硅谷同行看齊的新基金,合伙人把女下屬肚子搞大。

比如某今年風頭最盛早期天使機構,剛剛募資成功就在寸土寸金的XX大廈租下一整層辦公室,新辦公室由于裝修太奢華被LP吐槽。

比如去年風頭正勁的某獨角獸,融資失敗停止補貼,日單量變成個位數,在圣誕節前開始大規模裁員,員工沒有一分錢補償,他們的投資人是曾經一個案子回報800倍的知名天使。

你猜猜這三條里面哪一條是真,哪一條是假?

可是好像不管真的假的,都看起來很帶勁不是。要是我們天天寫這些東西,我覺得吧,至少在流量上我們是有保證的。

1927年也不知道是誰寫了一篇叫《這也是生活》的文章,說

文章來源:新金融投資資訊網
版權鏈接:去會所嫖娼的,也配叫著名天使投資人?
版權聲明:若非注明,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!
插圖版權: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,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!
正文到此結束

熱門推薦